当前位置:北京盈美成信塑业有限公司育儿学龄前宝宝睡前故事 猫伯爵
学龄前宝宝睡前故事 猫伯爵
2022-07-08

小朋友看到小猫咪小狗狗会去躲避,害怕狗狗猫猫,那么怎么让孩子愿意和小动物玩呢,八宝网小编就来说说关于小猫的童话故事吧。

猫伯爵

苏菲已经忘了自己上一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了。她躺在昏暗的房间里,浑身烫得像块炉子里的山药,从里到外的熟透,灵魂也快烧焦了。和小时候一样,高烧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好像有个小人儿在跳绳,一直跳绳,没完没了。又好像是自己拖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在爬楼梯,旋转楼梯如同通天塔一样,一直转一直转,到不了尽头。

小时候发烧,妈妈总会拿棉花蘸上酒精,给她一遍一遍的擦拭手心脚心,冰冰凉凉的,像夏天的糖水冰棍儿,五毛钱,咬在嘴里蹦蹦跳跳的走在脏脏的老街上。苏菲吃力的翻了个身,跳绳的小人儿消失了,她觉得自己的灵魂漂回到了家乡。

沿街都是一些破落的房子,有很陡的坡坡坎坎,下雨后的青石板路湿漉漉的有点坑坑洼洼。街上嘈嘈杂杂,卖草草药的铺子,两块钱剪发十块钱烫发的小理发店,当然还有麻将馆和火锅店,走到小巷巷,就听见哗哗如水一般的麻将声。还有一些房子,把房顶索性留成水池,接下雨水养鱼。有人把破了的瓷盆子,埋上土撒上种子,长成绿油油乱蓬蓬的草,堆放在阳台上,有瘦骨嶙峋的猫悄无声息的穿行其间。

苏菲也有过一只瘦骨嶙峋的小猫,小猫舔毛的时候,就好像屋外在下雨,全世界都被它舌头上的小刷子清洗得好干净。每次洗了头,头发披在身后还在滴水的时候,小猫总一直跟在后面,吃头发上的水,吃得香极了。

小猫很喜欢外面的世界,大半天的时间都坐在窗台上看风景,或者盯着一只爬得很慢的虫子,也许是太渴望自由了,后来,小猫从纱窗的缝隙里不辞而别,苏菲用剪刀大法找了它整整一个月,直到心里接受了它已经消失的事实。

以前发烧的时候,小猫也会陪在苏菲身边昏睡,苏菲睡多久,它也睡多久。偶尔有几分钟它叼了喜欢的绒球在床上玩,苏菲迷迷糊糊的说,别吵,到外面去玩。它就不玩了,趴下来继续睡,它是比药还好的安慰剂,毛茸茸的气息咻咻的温暖。

想着这些的时候,苏菲忽然感到脚边沉甸甸的,有什么东西压着它,热烘烘的,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。她恍惚的睁开眼,看见了一只高贵的肥猫。

是的,她想到的第一个字眼,就是高贵——这是一只穿着华丽贵族服饰的猫,红色呢绒宽沿帽上,插着长而柔软的鸵鸟毛,脖子上一圈洁白的拉夫领,身穿蓝色天鹅绒的华贵上衣和南瓜裤,脚踏一双时髦的茶色皮靴。这只高贵的肥猫就这样将它的大屁股端坐在苏菲的腿上,一点都不觉得不合礼仪。苏菲腿麻了,昏昏沉沉的想要踢开它,却怎么也踢不动。

高贵的猫终于开口了:“你不认识我了?我的主人?我是你的小猫啊!”

苏菲想要坐起来仔细辨认它,但是浑身酸疼,还没看清就倒下了。

“你肯定认不出我来了。我长大了,也胖了。我现在已经是拥有一整座花园城堡的猫伯爵了。你这次病得真的很重,我特意回来照顾你。你不要乱动,一切都交给我吧”。

猫伯爵说完,挪动大屁股跳到了屋子的至高点——冰箱顶上,将手里雕刻着猫头的精美文明杖轻轻一挥,顷刻间,整个屋子的所有窗户都开了,跑进来了十几只大大小小的猫,穿着仆从的衣服,开始在房间里忙忙碌碌的干起活来。有的擦洗着地面,有的收拾着满屋乱丢的衣服和杂物,有的进厨房煮起了粥,而猫伯爵,带着两个仆从开始像妈妈一样给苏菲用酒精擦手心脚心。

苏菲躺在那里,任由猫咪们摆弄着,猫咪们毛茸茸的,手脚都很温柔,备受照顾带来的身体的舒适感,渐渐让她放下了心底的疑惑和惊讶。喝粥的时候,苏菲有点咽不下去,猫伯爵很理解的说,“我知道,生病的人嘴里寡淡,吃东西没味儿,每次你生病的时候,都想吃酸辣粉。你放心,等你退烧了,我就吩咐它们给你做正宗的酸辣粉。我的仆从里,有地地道道的川猫。”

苏菲杂乱无章的房间窗明几净起来,病气沉沉的屋子如今弥漫着山间摘来的小野花不可名状的芬芳。苏菲还有点低烧,但是她已经可以斜靠在沙发上和猫伯爵聊天了。猫伯爵拿起她的手机,翻看着里面的未读信息,念给她听。其中,有个叫“田老师”的男生发来了50条短信。

“这个田老师,是卖红烧肉的么?”猫伯爵问。苏菲笑了,“不是,只是大家戏弄他,笑他像个卖红烧肉的。”“这么说,就是个朴素的人咯。朴素比花哨好,你也吃够花哨的亏了,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。这些年,我一直派人在打听你的消息。”

苏菲又吃惊又有点感动,她惦记猫伯爵,可能还不及伯爵惦记她呢。“他好像很担心你,说他想来看你”,猫伯爵说着,拿一双蜂蜜一般的眼睛观察着苏菲的表情,苏菲低下头,“我还没想好……怎么对他……我有点害怕去爱一个人了,怕再受伤。”猫伯爵果断的像下命令似的说,“那就先考察一下他,是不是真心对你。回信息吧,叫他过来。”

于是田老师就这样拎着大包小包来送温暖了,开门迎接他的,是十几只仪态优雅礼节周全的猫。猫伯爵端坐在冰箱上,拿审视的目光仔细打量着他。

田老师笨手笨脚的给苏菲倒水,水太烫了,苏菲喝得舌头疼,猫伯爵忍了。田老师给苏菲削苹果,苹果皮削得比墙还厚,猫伯爵忍了。当田老师主动要求进厨房为苏菲做饭,最后端出来一盘素炒青椒和一盘素炒芹菜的时候,猫伯爵终于忍无可忍了。

“一种菜炒一盘菜,没有任何配菜,没有任何香料,这你也端得出来?”田老师很茫然,“一种菜为什么不能炒一盘菜?”猫伯爵耐着性子,“做菜讲究的是色香味俱全。不论是中餐还是西餐,菜与菜的搭配,都是一门学问。你这菜,苏菲没法吃,回去重做!”

田老师性情温和,倒也没生伯爵的气,又回到厨房去热火朝天的捣鼓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端出来一大盆乱炖,各种蔬菜肉类都杂乱无章的混在了一起。猫伯爵瞪着猫眼,胡子都快朝天了,“这一顿乱炖,叫什么?!”“你猜对了,这就叫乱炖,东北菜,可有名了。尝尝。”田老师说着,喂了一口到苏菲的嘴里。

猫伯爵整个人已经气成了皮球,正准备发火,却发现苏菲居然拿起碗筷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伯爵的皮球瞬间泄气了,他带领着仆从们,端坐在电视机前,看起足球比赛来。球踢到哪儿,每只猫的头就齐刷刷的转到哪儿,耳朵统统立得高高的,很专心很警惕的样子。苏菲和田老师都笑了,田老师手拿大毛巾,正在给洗过头的苏菲擦头发,苏菲懒洋洋很受用的样子,像只晒太阳的猫。

苏菲的病已经完全好了,猫伯爵也要离开了。苏菲告诉猫伯爵,她要带田老师回家乡去拜见母亲。猫伯爵的胡须翘了翘,“你想带他去看你的小时候吗?”猫伯爵这么问,是因为它听苏菲说过,将来要带她最心爱的人去看她的小时候。

苏菲点点头。“去看小时候的旧房子,还有长江边的芦苇,然后见见妈妈。”

“他想去看你的小时候吗?”猫伯爵又问。

苏菲点点头,“他说,要是小时候就认识我就好了,我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了。”

猫伯爵轻蔑的“切”了一声,好像很看不上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,但是脸上的表情又似乎有点满意。

临别前,猫伯爵的蜜糖色眼睛直直的看向田老师,“要知道,我可对你有一万个不满意,不过,你对苏菲还算实心实意,这一点,我还是认可。从今往后,苏菲就交给你来照顾了。”然后他对苏菲说,“你们结婚的时候,我会有大礼相赠。”

就这样,猫伯爵和他的仆从们,从苏菲的生命里再度消失了。苏菲和田老师举行婚礼的前一天,收到了一份很大的贺礼,打开来,里面的光芒闪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。那是一件银光闪闪的婚纱,雪白的纱裙像是用晶莹的雪花织成的,裙褶上缀满了星星点点的宝石,一颗颗都像猫的眼睛,闪着晶亮的光。苏菲穿上它,就像童话里的要去和王子成婚的公主了。

可是公主的婚礼却相当的寒碜。田老师正在创业的初期,经济上很拮据,给不了苏菲梦想中的草坪婚礼。他们只能在一家四面都是红色的土土的饭店,挂一堆彩色气球,举办一场简单的仪式。苏菲的心是快乐的,就像猫伯爵说的,就算有一万个不满意,田老师却给了她百分百没有折扣的爱。

当苏菲一袭闪烁着星辉的婚纱出现在婚礼上的时候,全场都被她的美迷住了,连嘻闹的孩子都安静了下来。裙摆上的宝石,像猫咪的眼睛一样,闪着狡黠的光,bling-bling的闪进婚礼上的每个人眼睛里。整个婚礼上的所有人,眼睛都忽的一轮,变成了蓝色、绿色、蜂蜜色的猫眼睛,所有人的耳朵也都立了起来,变成了猫的耳朵,连苏菲也不例外。

人们发现,自己置身在了一场最盛大华丽的婚礼上,这一生可能都再无第二次机会观礼的那种婚礼,比任何明星一掷千金的婚礼还要美妙。

这是一座花园城堡里的草坪婚礼,古罗马式的喷水池喷出六层蛋糕一样的喷泉,草坪上布置着粉红色的芍药和玫瑰缀成的花廊,身着礼服的猫咪乐队,演奏着优美抒情的乐曲。更多的猫咪仆从穿行在餐桌边,为人们送上可口的餐点,每一道菜式都摆盘精美,像一件件艺术品。

这场梦幻般的婚礼,长长久久的留在了人们记忆里,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奇异而美妙。苏菲知道,猫伯爵的贺礼不仅仅是婚纱,而是帮她圆了一个现实中圆不了的梦。

猫伯爵的眼光真的不错,田老师后来变成了一个很会做饭的人,把苏菲喂得都发胖了,很少再生病。所以苏菲也就再也没有见过猫伯爵了。偶尔走在楼下,一只猫经过苏菲的脚边,苏菲都会跟它打招呼,托它转告猫伯爵,自己一切都好。